倒在巫妖王腳下的《魔獸世界》玩家,聽信了哪些傳言?

看伯瓦爾也就圖一樂,搞團滅還得靠我阿爾薩斯。

編輯李應初2019年11月08日 17時54分

上周末的暴雪嘉年華上,《魔獸世界》制作組公布了9.0《暗影國度》的新CG——在殺死薩魯法爾并從奧格瑞瑪離開后,希爾瓦娜斯孤身一人出現在了戒備森嚴的冰封王座。一場驚心動魄的戰斗(其實是單方面吊打)過后,女妖之王奪走了伯瓦爾看守的統御之盔,隨后將其強行破壞,打開了通往暗影界的大門。

不談劇情的合理性,這個CG給人的感覺還是不錯的。在音效和畫面共同演出的華麗破壞之中,一種無以言喻的“爽感”油然而生。一個有趣的現象是,論壇里爭論不休的兩派玩家在此之后似乎都得到了自己滿意的回答:“皇家恐怖衛士”們為女王瀟灑的戰斗姿態和可能的未來藍圖振奮不已,反對希爾瓦娜斯的人們則看到了“女王進本”的確切信號,高興地慶祝了起來。

輕松打敗現任巫妖王的希爾瓦娜斯

在這場狂歡中,唯一感到難過的可能是死亡騎士玩家了。新任巫妖王不堪一擊的戰斗力讓他們難以置信。黑鋒領主們憤怒地譴責伯瓦爾:“DK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不過,雖然伯瓦爾打了一場丑陋的決斗,但巫妖王的威嚴卻不會那么輕易地貶值。不到一周之后,阿爾薩斯就為諾森德找回了場子。這位世人皆知的統治者出現在《魔獸世界》15周年的時光副本里,成為了玩家面前最大的阻礙。

在15周年活動中,時光之穴的克羅米為玩家們準備了3個時間裝置,用來回顧《燃燒的遠征》《巫妖王之怒》以及《大地的裂變》3個版本中令人印象深刻的Boss戰。在這些副本中,包括凱爾薩斯、古加爾、奈法利安和拉格納羅斯在內的9位著名首領被設定成略低于當前版本最低級團隊副本的強度,玩家們將在克羅米的講述中重溫過去那些扣人心弦的史詩。

在完成全部3個副本后,玩家將獲得成就“三色回憶”,并得到一只死亡之翼模型的黑龍坐騎。

15周年獎勵坐騎“黑曜石滅世者”

由于已到8.2版本末期,多數玩家的裝等遠高于設定的準入裝等,這些Boss顯得不堪一擊——而你甚至不需要擊殺他們,只需要打過特定的某個階段就可過關。事實上,暴雪并不希望玩家因為副本過難而得不到獎勵,這些簡單的挑戰只是慶典中的輕松一刻——但是阿爾薩斯不這么想。

在過去的3天時間里,冰封王座下的巫妖王制造了無數起一瞬之間的團滅。勇士們前仆后繼,含恨而終,有的團隊甚至將“恥辱之力”的Buff疊到了10層(團滅一次疊一層)。由于《巫妖王之怒》的副本需要按順序擊殺骯臟的希爾蓋和阿努巴拉克才能挑戰巫妖王(若在冰封王座失敗則必須從頭再來),這兩位可憐的Boss成為時光副本里被擊殺次數最多的首領。

在短短幾十小時里,霜之哀傷斬殺的玩家可能已經超過艾薩拉女王幾個月里的總和,那個令人聞風喪膽的殺戮機器又一次席卷了艾澤拉斯。

“巫妖王再怒”

從數值上來看,阿爾薩斯的戰斗并不算太難。以目前玩家們的裝備,戰斗流程中大約只需要處理2次瓦格里抓人、3次污染、1次拆臺和一段時間的打冰球就可過關。

問題就出在“污染”上。

污染是一個點名技能。巫妖王隨機選擇一名玩家,在他的腳下生成一灘黑水,在黑水中的玩家會持續受到中量傷害。每當一名玩家受到傷害,黑水的范圍就會擴大一次。

以目前的眼光來看,這個9年前的技能機制處理起來其實非常簡單——在阿爾薩斯讀條時,所有人立刻分散,成為目標的玩家在黑水生成后迅速離開即可。正是這個無需太多操作的技能成為了無數次團滅的誘因。如今的現實是,每當污染出手時,無限蔓延的黑水一次又一次地鋪滿了冰冠堡壘的地面,團隊框架上的血條在一瞬之間變為黑色。

這種災難性的現象反復發生是反常的。有兩個原因造成了這種糟糕的結果:第一是隨機團隊執行力不高,分散和離開都不夠及時;第二是“經驗豐富”的老玩家們過于強調某個無關緊要的細節,導致大量玩家人云亦云,反而忽視了機制的本質。

據說,被點名的玩家在黑水中不能跳躍,否則會受到多次傷害導致范圍擴大;這項“經驗”隨后發展為新版本——所有的位移和加速技能都會導致不良后果,一部分玩家對此深信不疑。

跳躍與不跳躍時,黑水擴散速度的對比。圖片來自[email protected]

“不要跳!不要跳!不要跳!空格鍵都給我摳掉!”在我第一次進入《巫妖王之怒》的時光副本時,團隊里有兩三個人不停地刷著上述句子:“所有位移技能都不要用!慢慢走出來!”

巫妖王指向了一名近戰職業,3秒之后,黑水就鋪滿了全場。他們憤怒地指責一名圣騎士,原因是他在跑出黑水時用了“神圣軍馬”;一名戰士也受到了譴責,因為他使用了“沖鋒”。不久之后,大家投票將這兩名玩家踢出了副本。

清除“毒瘤”并未改善團隊狀況——污染一次又一次地在人群中央爆炸。零星有玩家在團隊里打字要求“分散”,卻瞬間淹沒在“不要跳”的刷屏之中。終于,“恥辱之力”疊到了10層,刷屏的盜賊罵罵咧咧地退出了團隊。在之后的一次嘗試中,3次污染中的2次點在了我身上。作為一個劃水的副T,我早早地游離于團隊之外,用最拿手的真氣突阻止了災難的發生。

2個小時的奮戰后,巫妖王終于倒下了。在退出副本之后,DKT驕傲地說:“你看,不跳馬上就過了。”

我騎著死亡之翼飛在祖達薩上空,拿出手機刷起了NGA。

果不其然,已經有較真的人翻出了當初Paragon的首殺視頻,試圖證明跳躍和加速技能并不影響黑水擴散的速度;持相反意見的兩派玩家在帖子下面吵作一團,言辭之激烈讓人望而卻步。在事實面前,無數“老玩家”重復著“不需要知道為什么,反正當時就是這么打的”,或是“我反正過了”,一旦辯論起來就是“機制肯定改過了”,完美自洽,滴水不漏。

自從懷舊服宣布開放以來,這些“古老的智慧”已經無數次被事實證偽。從MC的難度到深呼吸的機制,現在又是巫妖王的污染。以訛傳訛、人云亦云的所謂“經驗”并沒有為后人鋪平道路,反而成為了蒙蔽雙眼的黑色布條——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成為伊利達雷的。

伊利丹和阿爾薩斯曾在冰冠堡壘前有過一次對決

當“不要跳”掌控了游戲中的話語權,一知半解的玩家們就失去了了解游戲機制的機會。一句“分散”就能解決的問題成為了白送的副本中最大的困難,巫妖王的難度被人為地提高了好幾個檔次。

在《巫妖王之怒》過去9年之后,阿爾薩斯再一次握起了霜之哀傷,殘忍地屠戮著一批又一批的挑戰者。看上去這柄攝魂的利劍甚至劈開了次元,將恐懼與絕望蔓延到了現實之中。引發混亂、挑起矛盾;讓兄弟反目、使戰友結仇——恐懼魔王和天災軍團的做法在今天依然行之有效。

在這場混亂之中,最高興的也許就是各個打金工作室了。副本越難,打不過去的玩家越多,消費的老板就越多。據我了解,死亡之翼的坐騎目前定價為150元左右,而且“已經排滿了”。他們在這兩天里賺得盆滿缽滿,而且若是環境依然如此糟糕,這個驚人的價格也許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

“不過至少有一點是好的——伯瓦爾失去的場子已經被阿爾薩斯找了回來,黑鋒要塞終于可以昂首挺胸地進軍暗影國度了。”死亡騎士們哐當哐當地搖著輪椅,看上去十分興奮。

1

編輯 李應初

大人不及格。

查看更多李應初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1條評論

關閉窗口
微信红包赚钱到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