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屏幕內外的酒香

只要你的故事是真誠的,誰不期待有趣的酒局呢?

編輯牛旭2019年11月21日 18時50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圖/小羅

詩人用它們找尋靈感,點綴詩詞;傷心人用它們洗滌記憶,召喚眼淚;當這種飲料裝在圣伯納犬脖子下的木桶里,就是迷路登山客的救命稻草;到了中世紀農民的飯桌上,就是最潔凈的水源。

酒和人類一直都是好朋友。有些大人喜歡在飯桌上用筷子蘸點白酒,然后看小孩子被辣到的表情,我第一次嘗到酒的記憶就是這樣。我記得它的辛辣,記得飯桌上一片紅臉蛋的哄笑,這真是最惡心的飲料了,我當時想。長大一些后,我開始喜歡聽哥哥、姐姐們聊醉酒后的糗事,和他們勸酒時開的奇怪玩笑。喝酒能帶來快樂,所以就算難喝也要喝下去,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對此深信不疑。

為什么要拒絕一杯好酒?

等我擁有隨便暢飲的資格之后,酒也成為了我的好朋友。起先,我還會找各種理由,過節放假,暢飲;同學聚會,暢飲;好友分手必須暢飲;生日派對不喝不行……飲酒的過程自然是開心的,我們滿嘴胡言,妄想著用特制烤串統一世界,等耗到燒烤攤打烊,又踉蹌著走去其他還亮著燈的店繼續暢飲,一路上,對著空蕩蕩的街道大哭或者大笑。那些現實、那些我們擔憂的和限制我們的東西都被拋到腦后。

對酒精的熱愛甚至一直延續到屏幕里,還記得《俠盜獵車手4》某些任務結束后,需要操縱男主醉醺醺地走出飯店,短時間內連車都開得七扭八歪,到了《俠盜獵車手5》里,我也實驗性地讓角色喝到酩酊大醉,在洛圣都惹是生非。我甚至還在“巫師”系列里刻意灌醉過獵魔人,他這一路搜刮結束后,背包裝滿了好酒,不享受一下簡直浪費。早些時候,我本想把朋友喜歡的《You Have A Drunk Friend》寫進周末推薦(但它內容并不完整,所以還并不值得推薦),因為在這款游戲里我似乎找尋到了別人照顧我時的無奈和焦慮。

游戲的核心玩法和標題一樣,就是照顧喝醉的朋友

在虛擬世界里喝酒,似乎徹底不用在乎什么負面影響。當我扮演的角色遇到挫折后,痛飲一杯似乎成了“演出”的一部分,當亞瑟·摩根(《荒野大鏢客:救贖2》)因為醉酒惹來洋相,引發斗毆時,屏幕外的我笑得合不攏嘴。

聯機模式里飲酒也成為了一種毫無副作用的情緒宣泄手段,我曾在《俠盜獵車手5》的聯機模式中和好友發生口角,導致對方下線,等著他消氣回來時,我就不斷給我自己的角色灌酒,并且把醉酒的圖片發給他看,用一個特別的方式證明自己在“悔過”。

丟掉的瓶子會一直顯示在地上,看起來的確很頹廢

我曾經從不在乎“能喝多少”,停止續杯的理由也只有開始嘔吐,或不省人事,這其中鬧出了不少笑話。無數個夜晚,我沉浸在酒精帶來的奇妙氛圍里,犯下像是大鬧麥當勞、嘔吐公交車、抱著酒托回小區、在大街上抱頭痛哭等蠢事,然后把嘔吐和打鬧留給前來拯救我們的親朋好友。

到了早晨,宿醉帶來的頭痛喚醒我,惡心、失神和反胃也沒能阻止我在夜里繼續拿起酒杯,那些蠢事也被當成笑料傳遞給其他人。家人一開始是默認這種行為的,年輕人嘛,總要玩得開心點,當我宿醉頻率逐步增加,一周7天幾乎5天無法駕車時,他們開始擔心起來了。

擔憂自然沒能阻止我。當情緒差勁時,我還是會用冰啤酒凍結思緒,發燒感冒的日子里,熱騰騰的白酒成了緩解鼻子堵塞的良藥,我就像是霍爾頓·考爾菲德(《麥田里的守望者》),步履蹣跚地走在雪地里,期待著一場大病終結窘境,然后它真的來過,只是走出醫院后,我仍舊沒有放下酒杯。

酒精曾經是我的好朋友

有一回聚會,我的朋友分享了自己曾經嗜酒如命的故事:他原本每天都會喝醉,后來某次從家里醒來后,發現自己當晚開車回家,且完全記不住路上的經歷——在一個漆黑的夜里醉酒上路,他本來可以收獲10萬種死法。按理說,這種經歷應該給在場所有人一個警示,但除了親歷者外,顯然沒人意識到問題嚴重,比如我,聽完之后馬上拿起酒杯饞他。

不過隨著時間流逝,我和酒精的關系最終還是停留在“表面兄弟”上,平日里看到好酒,我仍舊會適度喝點,趕上一些人生大事,也不會放棄和親友碰杯,但唯獨有兩點,我拒絕再次宿醉,而且絕不會再和濫用酒精的人交朋友了。

“酒鬼們會”

當我親眼看到自己曾經的摯友酒后暴露出最惡的本性,見過他借著酒勁朝別人發泄憤怒,砸東西、砸自己、哭泣和耍無賴,甚至深夜打電話借錢,只為了跑出去喝一杯之后,我似乎明白了酒精最可怕的地方不僅在于它能讓人失態,而是可以成為人們作惡的借口。酒精不會把你變成一個自卑的人,也不會讓你去家暴,更不是推動你酒駕的惡魔,它只是放大了你原本就存在的性格缺陷而已,就像那些其他用來逃避現實的“癮頭”,酒就是用來逃避責任的。

所有欺騙、背叛都可以借著“酒后吐真言”來尋求諒解,每一杯冒著泡的橙色液體送進喉嚨,也只不過為了讓坐在對面的人相信自己所說的都是“肺腑之言”。那些酒后丑態到底只是掩埋在心底里的情緒釋放,還是說只是為了表現這種姿態而去飲酒,本質是讓人心疼,尋求原諒呢?

當我這位朋友的謊話堆積到一定次數以后,我已經無法相信他坦白的一切了。

我還是喜歡酒帶來的舒緩,也樂意看到游戲中的角色喝得七扭八歪,并且非常期待嘗試那些以“醉酒”為主題的游戲能帶來的快樂。當人們把酒瓶放到桌子上,準備分享自己的故事時,我也愿意側耳傾聽,只要你的故事是真誠的,誰不期待有趣的酒局呢?

為了快樂喝酒吧,朋友們,不要為了謊言
1

編輯 牛旭

冥王星不是一顆行星。

查看更多牛旭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0條評論

關閉窗口
微信红包赚钱到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