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我在頭條盛典上迷了路

一鍋亂燉,一個時代。

編輯李應初2020年01月10日 17時50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場館內外的光景是完全不同的,尤其是在冬天(圖/小羅)

前天晚上,我受邀參加了2019頭條盛典,地點是在北京五棵松的凱迪拉克中心。

聽到這個地名,我不禁產生了一絲膽怯的情緒。也許它叫回前幾年的名字“萬事達中心”或是本名“五棵松文化體育中心”,我的心情會稍微好點。之前ROG游戲手機發布的時候我來過這里,當時我在地下商業街轉了大概有20圈,花了半小時才找到去場館的路。很顯然,我并不記得該要怎么走。

于是這一次我打算早一點出門。

五棵松華熙LIVE是近幾年發展起來的大型商業街,是京西人民吃喝玩樂的好去處,上次我在錯綜復雜的小道里暈頭轉向

不過,從地鐵站出來的時候,我就意識到自己無須擔心了。通道里那些穿著黑色羽絨服、戴著灰色針織帽的形跡可疑的男人正上下打量著路過的每一個人,在我確認路線的時候,他們中的一位湊上前來:“旁友,票子要伐?!?/p>

不是,北京黃牛應該不是這樣說話的,但是先入為主的觀念讓這句話變成了我印象中的口音。

要說為什么黃牛們盯上了頭條盛典的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即將登臺的“小鮮肉”們。就在黃牛向我搭話的時候,前面走過去四五個拿著紫色燈牌的姑娘,大概是來為張藝興應援的;另一邊的黑衣男人攔下了一位帶著橙色燈牌的女孩子,看來她是來看李現的??雌饋?,這些“新爆爆”們讓這場活動變得更具價值了。

李現在2019頭條盛典上獲得“年度品牌價值明星”的榮譽

總之,地鐵站和地下商業區中間的緩沖地帶站滿了黃牛。他們恰到好處地露出手中的票,物色著每一個可能的推銷對象。

只要跟著黃牛走,必然是不會迷路的。我如此確信著,理所當然地將他們當成了《怪物獵人:世界》里的導蟲。果然,結合路牌和黃牛們的眼神,我順利地找到了正確的路。

凱迪拉克中心對面的室內游樂場似乎是他們最大的交易場所。在這里,我找到了頭條負責對接的小哥。他從一大疊票子里面撕下一張遞給我,然后把剩下的放回了包里。在道別之后,一位在旁邊觀察已久的黑衣男子湊了上去,訕笑著說:“哦呦,這么多票啊?!?/p>

我拿著票從人群中穿過,仿佛拿到了一張金光閃閃的護身符——它有效地隔絕了所有探查和審視的目光,將視線擋在厚厚的大衣之外。

黃牛為我指明場館的道路,好像導蟲為獵人指引怪物的方向

安檢的時候,我看到幾個拿燈牌的姑娘正和安保人員爭執著什么。面對粉絲們或是泫然欲泣或是出離憤怒的表情,安保顯得身經百戰、鎮定自若。他一遍一遍重復著“這個不能帶進場內”,一邊果斷地將燈牌收繳起來。相比那些身經百戰、使出渾身解數也能將燈牌帶進去的追星族,這幾個女孩看來還要歷練歷練。

不久之后,頭條年度人物頒獎儀式開始了。

雖然順利找到了場館,我卻在舒適的座位上迷了路。說實在的,大部分的獲獎人物我都是不認識的。對于當紅演員和流量小生的信息,我的了解僅限于微博首頁朋友們的轉發——至于那些在抖音或是西瓜視頻呼風喚雨的網紅們,我就更是一無所知了。

從我的視角來看,這場盛典完全是一鍋亂燉:國企老總、科學研究者、知名作家和網紅明星們站在同一個舞臺上,匆匆地感謝著應該感謝的人。

2019頭條盛典現場。人聲鼎沸,熱情似火

最讓我感到詫異的瞬間有兩個。第一個是在頒發“年度藝術人物”的時候,某位愛豆的粉絲們忘情地大喊起來,但實際獲獎的則是一位國畫家——這種歡呼在他上臺領獎、發表感言的時候仍未停止;第二個是一位科技DIY方面的視頻Up主。他在所有人都濃妝艷抹的時候披著一身“戰甲”來到臺上,豪邁地說出他明年的目標。這兩個場景都讓我有一種強烈的割裂感,仿佛這些劇情并不發生在這個時空之中。

不過,雖然我幾乎不認識他們,他們依然是每天的頭條。不同年齡段的人們瀏覽著不一樣的內容、反饋出不一樣的信息。在關于知名度和流量的慘烈戰爭中,臺上的每一個人都是十足的勝利者。這些勝利者用自己的光芒填滿了這個復雜的時代,在這些光芒之下,已經沒有太多陰涼的去處了。

我產生了一種奇妙的感覺?!爸髁鳌边@種東西好像巧妙地從我頭上跳了過去。在我小的時候,潮流在我的后面;當我長大之后,它又突然去了前面。這個時候我看到了池老師發了那篇夜話。我細細讀了一遍,按下了轉發;又看了一圈評論,擅自嚼出幾分悲苦的意味來。

浪潮早已從我的身上卷過,而我竟沒有察覺

最后,我提早離開了場館。哦,我并不是因為“自命清高”看不起主流文化,實際上我在夜話里多次講過,我自己也曾是這些文化中歡快的一份子——只是凱迪拉克中心的Wi-Fi實在太差了,而我急著聯系剛剛加上QQ的女孩子,聊聊她最喜歡的《Artifact》。

在我走出場館的時候,許多拿著燈牌的姑娘也離開了。安保人員看著離去的人流,低聲說:“看來主要表演已經結束了啊?!?/p>

過馬路的時候,一位送外賣的大媽叫住了我:“小伙子,你知道這個……張藝興的海報在哪邊嗎?我不太認識……”

“我也不太認識,不好意思?!蔽衣詭敢獾卣f。

她焦急地轉過頭去,撥起了顧客的電話。

我回頭看了一眼熱鬧的五棵松,向地鐵站走去,在入口旁的空地上,大媽們正整齊劃一地跳著廣場舞。下雪的日子已經過去好幾天了,花壇里的積雪還沒有化。

2020年的第二場雪下起來的時候,上一場雪還沒有融化
1

編輯 李應初

大人不及格。

查看更多李應初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0條評論

關閉窗口
微信红包赚钱到支付宝 3d定胆方法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查询 山西11选五走势图 青海今日11选5走势图 彩票下载app送28 天津11选五平台哪个好 3d选和值技巧规律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8五 15选5走势图浙江风采网 777娱乐游戏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