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圈地自萌與佛系玩家

“不懂別說”和“算了算了”。

編輯陳靜2020年08月13日 18時35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邊界問題(圖/小羅)

圈地自萌

一個Up主發布了一條關于乙女游戲和乙游玩家的視頻,引起了一些爭議。

經過幾天的發酵,事情已經從最初的“視頻內容不嚴謹”“有未經店主許可自行拍攝之嫌”到了“玩游戲的難道就高貴”和“到底哪一邊才算網暴”。說實話,這個發展并不出人意料。如今的社交平臺——不論是微博、知乎還是B站,早就形成了一套自有(我不太敢說它們“自洽”)的評判標準和標簽系統,凡有類似事件出現,不論當事者、參與者、旁觀者真實意愿為何,都難免被這套標準和系統挾裹著,往同一個方向狂奔而去。

雖然玩得不多,我偶爾也會去Switch的乙女專區逛逛

不同的人對這件事的看法也不一樣。我個人的觀點是,事情之所以會發展成這樣,和社交平臺上一些老生常談但又總是談不明白的話題有關。比如“微博是公開領域,說話時必須注意不冒犯別人”和“我的賬號就像我家,憑什么說了兩句話就要被人在評論區指指點點”,用一種中立(或者說,和稀泥)的眼光來看,雙方都有道理,彼此收斂著點當然最好,但事實往往不能盡如人意。前者走到極致,普通人提到一個明星必須用漢語拼音縮寫,甚至用了縮寫也難擋粉絲蜂擁而上“卡”到你炸號;后者搞到極端,聽幾句批評意見就要截圖掛墻頭抽獎一條龍。而這兩條路走到底又難免合并成一條——吵就對了。當然,吵有時還會發展成炒,但那又是另一個話題了。

2019年掌機平臺女性向游戲銷量排行榜,整體表現確實一般,排名最高的《歌之王子殿下》全年銷量約為5800份,相比之下,手機平臺女性向游戲的收入要好很多

只從這個角度看,這些吵來吵去的場景總讓我想起幾年前讀過的一本書,德國學者迪特·哈森普魯格的《中國城市密碼》。這本書我自認讀得比較仔細,因為當時我是它的責編,不讀仔細就沒法好好完成工作——但這本書我沒買,因為里面確實有些內容我不太同意,我同意的又有很多被刪減了。不論如何,其中一個觀點還是挺有意思:中國人不理解“公共空間”的概念。這里所說的公共空間不是指在功能上供大多數人使用的空間,也和一般意義上的“公”“私”不一樣。針對這一點,書里的論證十分詳細,我就不多贅述了。

不論如何,還是推薦一下這本書

把物理上的公共空間概念推廣到網絡平臺上,道理也差不多。我聽過許多人長篇大論地探討信息爆炸與信息繭房,有時候也覺得會不會是公共空間概念的模糊導致了人們(尤其是亞文化圈)越來越珍惜“圈地自萌”的領域,并且對“外來闖入者”抱著不信任態度。這并不是玻璃心,也不是什么小眾高貴,只是一種對混淆了兩種不同概念的錯誤描述而產生的“被冒犯”感。

直白點兒概括,其實就是“不懂別說”。但它和指正某件事里出現了事實上的錯誤不完全一樣——說話、寫文章、做視頻時出些錯,人人難免,懂的人犯錯和不懂的人瞎說,就不是一回事了。

佛系玩家

我不能說自己是佛系玩家。平心而論,我發脾氣的時候不少,假如一件事讓我非常生氣但又沒發脾氣,要么因為懶,要么就是見過太多同類型的糟心事,不值得再動肝火。

佛系也有主動和被動之分。比如我看那條引起爭議的乙女游戲主題視頻時,第一反應其實是,啊,這些地方真熟悉,視頻中出現的每家店我都消費過。第二反應才是,有些話不該說,就算說也不該這么說,既然說了,必遭質疑。換到幾年前,我可能也是質疑的一員,但現在,大概都是“算了”。

“乙女路”是一個總稱,其實大部分女性向的內容都有涉及

我不知道有多少“佛系”的本質是“算了”。至少很多時候我是這樣。那個視頻的彈幕和評論區里,有人說“乙女玩家就是事兒多,男玩家被說成‘死宅’‘肥宅’的時候怎么沒這么大反應”——說實話,這類發言引人發火的程度比原視頻還大得多。在宅字前面加“死”或“肥”這種偏見由來已久,不代表它就是正確的,退一步說,就算有人毫無禮貌地稱一位男性ACG愛好者“死宅”“肥宅”而對方又沒有反駁,也不代表他真的接受,很有可能只是對偏見的無奈和“算了”。

這種發言就總給人一種“如何用一句話得罪好幾個圈子的人”的感覺……

不論如何,我還是希望刻板印象和偏見能少一些——這也是一句老生常談的話。而它之所以老生常談,正是因為還沒有解決。

0

編輯 陳靜

[email protected]

我只是一個路過的決斗者

查看更多陳靜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0條評論

關閉窗口
微信红包赚钱到支付宝 福彩3d投注技巧 快乐十分玩法 湖北11选5遗漏手机版 江西快3 双色球走势图 综合版 江西11选5投注方法 炒股是什么职业 广东11选5前三组选 杭钢股票 秒速赛车开奖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