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樂夜話:不能細看

人們眼中的“真實”并不相通。

編輯李惟曉2020年09月01日 17時36分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游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圖/小羅

我已經不大想的起來“電影級畫面”這樣一個說法最早出現在游戲領域是在多少年前,只依稀記得,從某一個時期開始,這個詞匯就和“照片級畫面”一樣,幾乎成了噱頭。在那幾年,廠商和媒體喜歡給任何一款畫風偏向真實系的3D游戲打上“電影級畫面”的標簽,就像那時的游戲普遍以“虛幻3”為賣點一樣。

然而作為一名玩家來講,我對這樣的說法一直是嗤之以鼻的。一方面,并不是所有玩家都能擁有一塊8800 GTX水平的顯卡來支持最上等的畫面特效;另一方面,即使畫面特效拉滿,那些“電影級”或是“照片級”的瞬間也往往只能出現在廠商的截圖和演示片段中。仔細想想,電子游戲的畫面或許是我最早體驗到買家秀和賣家秀差距的領域。

我真正能夠在全高清分辨率下,以高畫質運行的第一款游戲是《戰地3》,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場景則是主線劇情中的艦載機關卡“追獵行動”。直到今天,仍然能夠回想起偶然路過的同學對于這個場景的評價:“你喜歡看戰爭電影嗎?這部電影叫什么名字,回頭我也去看一下?!?/p>

“追獵行動”幾乎是《戰地3》單人戰役中最驚艷的關卡

即使我知道這位同學基本沒有接觸過大作,這樣的說法還是讓我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因為在我看來,《戰地3》的畫面質感遠遠沒有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就算他們沒有發現屏幕左上角的,我出于某種虛榮心而打開的幀數顯示,也應該能夠看到光影和建模上的各種明顯瑕疵。

但是同學顯然沒有察覺到這些細節上的問題,直到我明確告訴他這是游戲畫面,他依舊堅持認為這段內容應該是有真人參與拍攝的CG。

這之后的8年,架構迭代,從“費米”到“開普勒”,再到“帕斯卡”和“圖靈”……無論是設備性能還是游戲畫面都已經提高了幾個檔次,可我卻始終沒能在任何一款游戲上體會到那位同學眼中“真人電影”般的現實感。

我一直以為,這是因為設備性能還不夠高、畫面渲染還不夠好,直到我偶然把新版《微軟飛行模擬》的截圖發到許久不用的朋友圈,我才意識到這一切只不過是我自己的問題——我對畫面細節的要求過于苛刻了,用放大鏡去看畫面,總能發現各種“顯而易見”的問題。

一旦玩家駕駛飛機來到1000米以上(可能還要更低一些)的空中,在超低空還多少有些粗糙的地景就會變得足夠真實

朋友圈里,類似“一路平安”“旅途愉快”的問候讓我一頭霧水,不過,很快地,來找我私聊詢問近況的表妹便讓我理解了其他人在看到這張截圖時的感受。

“姐,你這兩天出去玩了嗎?”

當然還有更離譜的同學以為我去參加了某些現實中的飛行體驗活動,一臉迷茫地問我為什么機翼上看不到注冊號。

現在想想,我實在應該發幾張帶UI的截圖

讓游戲畫面看起來像那么回事的要點之一:不要細看

從個人角度來講,我對《微軟飛行模擬》的畫面并不滿意,比如,在低空和在機場時,周邊的畫面遠沒有宣傳畫面中那么細致,只要你盯著那些細節去看就總會找到失真的地方。再比如,機艙內的材質看起來不是那么理想,儀表也沒有DCS中的精細。但大多數人顯然不怎么接觸這些會把系統性能榨干的游戲,對游戲畫面的發展也沒有太清晰的概念,在他們眼里,這些截圖也好,視頻也罷,早已不能算是“以假亂真”的水平,而是確實看不出任何不真實之處。

那些飽和度上的偏差也許只是風格特別的濾鏡,那些看起來不太靠譜的遠景可能也只是設備拍攝時的失真,他們不會特別注意到效果打了折扣的反光效果,或是更遠處有些像平面貼圖的地景。

經歷了這樣一個小插曲,我對游戲畫面的偏執總算得以紓解,當我再次打開《微軟飛行模擬》的時候,我不再特意飛行在200米以下去看地景上的馬賽克,也不再專門降落到公路上去找那些盒子一樣的車模。

都說美源于距離,大概真實感也是如此。

0

編輯 李惟曉

[email protected]

第一次有了實用化的線圈炮,第一次有了大型核熱火箭......可是為什么會這樣呢?

查看更多李惟曉的文章
登錄注冊后寫下你的評論

綁定手機號

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對未認證真實身份信息的用戶提供跟帖評論服務,請盡快綁定手機號完成認證。

按熱門按時間

共有0條評論

關閉窗口
微信红包赚钱到支付宝 旺彩双色球app老款 澳门娱乐手机官网 北京pk10最稳定玩法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广西快3和值 2009年股票指数 股票大盘怎么买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 股头网 湖北新十一选5走势图 黄大仙资料六肖期期准